大豌豆微信运营网

 找回密码
 请用【QQ号】登录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培训

别再拿旧思维扯下一代后腿了 少年商学院

2013-9-20 10:15| 发布者: dawandou| 查看: 1545| 评论: 0

摘要: 别再拿旧思维扯下一代后腿了是少年商学院的分享文章,作者是台湾80后商界明星钟子伟。几周前我受邀参加一个商业聚会,会中有许多成功企业的第二代和第三代,他们是未来家族企业的接班人。那天的讨论集中在什么是许多 ...
别再拿旧思维扯下一代后腿了是少年商学院的分享文章,作者是台湾80后商界明星钟子伟。

几周前我受邀参加一个商业聚会,会中有许多成功企业的第二代和第三代,他们是未来家族企业的接班人。那天的讨论集中在什么是许多台湾大企业面对的关键挑战,如何最好地运用策略来度过家族企业中复杂情况,以及跨世代的沟通。
 
大约一个小时的讨论后,话题转向为什么台湾社会,尤其是产业界在过去10年中卡住了。
 
一位年轻男士站了起来,分享了他的想法。他大约是我这样的年纪,之前在美国念书、工作,现在在一间台湾传统产业公司,虽然已经是上市公司了,但基本上掌控权还是握在他的家族中。那家公司是由他爷爷所建立。
 
「我举个最常在我跟父亲或是他们那代的资深主管讨论中出现的例子。我们为体育用品公司生产布料、透气布料、轻量布料。我们从布料开始,然后终于进入成品生产,最后现在则是替许多国际运动品牌或零售厂商做OEM(原厂委托制造商)或ODM(原始设计制造商)。我们公司的故事在很多方面来说就是台湾和许多东南亚国家的故事,他们从提供便宜的材料和人工开始,最后变成替西方品牌做外包工厂,并在几代之后慢慢变得比较富裕。」
 
他顿了顿。
 
「而现在我们全都卡住了。在过去的15年中,所有的工厂都移往中国或是东南亚,那些地方成本更低、规模更大。许多台湾传统产业撑不过去是因为长期来说他们完全无法竞争;那边一直有更便宜的劳工和更大的市场。我父亲那代的人都知道这点。下一步很自然是往供应链的上游移动或是多角化经营。我们不再在成本上竞争,最终要建立我们自己的品牌。他们也都同意这一点。我现在负责要打造公司第一个品牌。就在上个月,我提出要做网络营销的预算。资深主管拒绝了。」
 
为什么?
 
「因为他们看不见。如果我要求新台币500万元的预算来做网络和社群媒体营销,他们完全不能理解这笔钱花去哪里。如果我们要打造一个新的运动品牌,那我们自然会瞄准要购买运动装备市场、年龄介在12到30岁的人。那我们就需要买Facebook或Google的营销广告。但对于上一代,很多人甚至从来没有用过 Facebook,也不懂什么是社群媒体,你如何解释要花这500万?90%的时间,结论是什么?他们宁愿花这500万元去买更多棉花或是投资在工厂上,然后让工厂更有效率,更节省成本。工厂、省成本、买更多材料,这些是他们能够看到、摸到的,所以他们能够想象。上一代运用这些传统的制造思维获得非常大的成功,所以很难要他们去想象其他的方法。因此即便公司过去10年都在喊着我们要有自己的品牌,但我们却仍持续专注在成本上竞争......。」
 
他停了一下,没有说完他的话,房间中有许多类似的年轻人,也都是来自于自己的家族企业,许多都点头,了解他针对台湾、无数台湾中小企业以及他们未来想要表达的意思。
 
我描述那天下午的对话,是因为许多方面来说,这象征了许多台湾现在社会和经济争论的情况。当我们打开电视或上网时,什么是最常见的负面头条新闻?
 
经济停滞,起薪倒退,全球竞争力下降,无法在国际级创新方面竞争,员工和资深主管之间不信任、老人和年轻世代之间不信任。
 
为什么?最大的原因是什么?
 
或许在许多方面来说,答案是:「我们自己。」
 
就用这个年轻人的情况为例子,他的家族企业扩张的方式就像许多台湾其他企业使用的竞争优势:
 
良好的营运管理,通过努力工作和高效率生产打造高质量的产品。
 
但单单在那上面竞争,用源自于60年前的管理经验来竞争已经不够了,有天终会走进死胡同。最有可能的结果是:
 
公司里每个人知道该改变,但是因为旧的公司包袱和文化,越接近要改变的时候,公司就会越害怕,因为就像对一个完全没上网的世代解释打造一个新品牌的细节,以及在脸书上营销一样,这些改变对于公司过去熟知的情况距离太遥远。辩论本身只会旷日费时,而其他竞争对手则加速往前。遇到挫折、公司内不同团体开始互相指责对方让公司停滞,最后演变成外面的收购者进来买下公司。
 
15年前,百视达(Blockbuster)在全台各地到处都是。现在,它们全部不见了,因为它们在和网络影音分享竞争上面反应速度不够快而失败。现在回头看,如果持续削减DVD的零售价格,并让店面更便宜,百视达现在真的就还能够活着吗?
 
许多方面来说,这就像是现在台湾的镜子一样,有过时的企业思维,以及不断改变的政府政策。而因为台湾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,我们很少有机会接受外界的刺激,来迫使我们有新的点子和改变。
 
我们必须拥抱风险,我们必须拥抱改变,我们必须拥抱多元化。
 
否则,仅是把自己藏在角落,希望我们会是幸运的1%、不会在全球化竞争中被屠宰,那是很不实际的,就像这间公司一样,认为持续在更有效率的工厂上竞争,就能够让他们从永远不被消灭。
 
这就是一个狗追尾巴的情况:每个人都在抱怨现在的政治情况,以及台湾企业管理是错的,但是当新的选择或是激进新的点子提出来的时候,最常见的意见总是:
 
不要想太多,做好你的工作,遵循着规则,尤其是像在这样糟糕的经济情况下。
 
其实,在现在这样经济不好的情况下,我们一定要欢迎更多的风险,更多的创业家精神,更多的冒险,尤其是在企业上,因为失败的机会成本较低。
 
还有时间。但我们不能够继续这么优柔寡断和规避风险,不能够在表面上宣称拥抱改变,嘴巴上说了解每个世代想去追寻不同的路、不同答案以解决挑战日益增加的情况,但最终却强迫他们选择和上个时代一样的决定,追求相同安全的生涯选择,并期待社会会奇迹般变好。
 
在企业和政治管理上有句话这样说:做错误的决策然后快速改正,总比花了很多时间却完全不做任何决定来得好。
 
我们需要迅速采取行动,否则这些情境中最常出现的结果是:
 
被收购或破产。就像百视达一样。
 
作者钟子伟(Joey)简介:
出生于台湾,在美国长大。12岁回到台湾,20岁出版第一本书,23岁于瑞士银行证券研究部门工作,24岁进入哈佛商学院,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台湾人。25岁在纽约Ralph Lauren实习,26岁毕业,是台湾模拟联合国推展协会创会理事长。28岁当上中国三丽鸥总经理,现年30岁,离开三丽鸥在台北创业。新书《放胆去闯,上海职活的故事》(商周出版)于2013年6月的港台上市。

大豌豆微信运营网

GMT+8, 2017-10-21 16:54 , Processed in 0.152884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大豌豆微信运营网 X3.2

© dawandou Inc.

返回顶部